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行業動態

柳傳志離場:聯想風光已不如當年 網友評論毀譽參半

發布時間:2019-12-19 13:35:51 瀏覽次數:124



(原標題:IT教父柳傳志黯淡離場:聯想風光已不如當年,網友評論毀譽參半)

柳傳志離場:聯想風光已不如當年 網友評論毀譽參半

作者 | 市界 何珊珊

2019年12月18日晚6點,聯想控股官宣:柳傳志辭任董事長職務。

99天前,小老弟馬云瀟灑揮別阿里巴巴,引發網絡狂贊;此刻,同歲的華為精神領袖任正非依然在戰場上拼殺,粉絲眾多。

作為一代IT教父,柳傳志在企業界江湖地位非同一般。他是王健林口中的“老大哥”,他是融創創始人孫宏斌的老上級,他在聯想陷入“5G投票門”之后發誓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先后贏得馬云、雷軍等一眾企業家力挺。

但今天,教父的離場沒有得到應有的掌聲。與聯想PC業務重回全球第一的光環不相匹配的是,對于這位即將退休的大佬 ,網絡上的高贊評論是一片奚落,綜合來看毀譽參半。

救火十年之際,曾經的一代孤單英雄黯淡離場。

這是一個時代的謝幕。上世紀40年代出生的一批中國教父級人物——“通訊教父”任正非、“飲料教父”宗慶后、“白電教父”張瑞敏、“IT教父”柳傳志,從今開始,將逐一說再見。

1

英雄遲暮

李鴻谷在《聯想涅槃》中,曾定義聯想是中國企業全球化教科書,聯想當初收購定義PC為何物的IBM PC部門,震驚了國內外媒體。2015年,聯想上市十年,成為全球PC的老大,智能手機、企業級業務也進入前三,風光不亞于如今手機銷量排名全球第三的華為。

在智能手機剛剛興起的時候,國產手機“中華酷聯”(中興、華為、酷派、聯想)并駕齊驅,而今,除了華為屹立不倒,聯想等已籍籍無名。

柳傳志轉身之際,聯想的風光已不如當年。

今日,市界在北京多個書店走訪,發現書店內關于聯想、柳傳志的書幾近于無,相比之下,華為、任正非、喬布斯等書卻是擺在最顯眼的位置。市界向某知名連鎖書店店員查詢得知,整個北京地區的書庫中,竟沒有關于柳傳志的書籍。

此時,退場的主角柳傳志,距離他第一次返場救火聯想,已經過去十年。十年間,柳傳志對于“聯想救火員”一職殫精竭慮,也曾公開說“只要聯想有難,我永遠會站出來”。

但柳傳志沒有讓聯想重現輝煌。

遙想1994,聯想與華為業務出現首次交集:“北聯想”和“南華為”推出了各自品牌的程控電話交換機。1995年,聯想銷售額67億元,是華為的4.5倍,何等風光。但6年后,華為銷售額超過聯想;2012年,智能手機領域,兩者收入接近齊平,但華為利潤已經是聯想4倍之多。今天,聯想控股市值約合52億美元,而據估值華為價值已超6000億美元,二者早已不在一個量級。

2018年12月23日,第二十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前聯想集團總工程師倪光南日前談及聯想落后的原因,指出聯想的路線錯了,也沒有重視科技股權。

作為一代風云人物,揮別一生功績時,著書立傳頗少,奚落聲而上,柳傳志雖屢屢救聯想于水火中,但他的一生功績也漸漸單腿走路,似有將傾之勢。

回首過往,他可曾后悔哪一步踏錯?

2

孤膽英雄

1984年,已經40歲的中科院研究員柳傳志突然下定決心要下海,因為“憋得不行”。

一個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看著太多的研究成果變成一篇篇束之高閣的論文,希望通過辦企業,把高科技研究成果變成產品,去嘗試“高科技產業化”這件事。

柳傳志后來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寧可冒著風險向前沖,就是“奔日子”的人,這種人才適合創業。當年我就覺得自己是“奔日子”的人,有了這個想法,再回想自己之前40年的沉悶生活,就覺得更憋屈,當時的體制只要有一點縫隙,我就要堅決地鉆出來,自己創業。”

那年幾乎是中國一代企業家的創業元年,大家似乎受到某種吸引,海爾的張瑞敏、萬科的王石紛紛誕生了。

柳傳志帶著11個同事,拿著中科院計算所批的20萬元,下海開干。這一年柳青滿六歲,由大她兩歲的哥哥照顧。再過幾年,柳青的哥哥將代替父母去給妹妹開家長座談會。

一個搞學術科研的人要辦公司,當然不是這么容易的事。柳傳志像一名孤單英雄,一心往前奔,剛開張也沒有太明確的業務方向,第一次做生意就碰到了騙子,僅有的20萬被騙走了14萬。

柳傳志帶頭,一幫幾個月前還是中科院受人尊重的專家、干部,擺起來地攤,賣起了電子表、運動衫之類的小商品。為了省錢,柳傳志還把煙戒了,18年煙齡就此中斷。

后來,中科院要給各家研究所配備500臺IBM的電腦,陷入絕境的柳傳志撲上去,接過這批電腦的驗收、培訓和維修業務,聯想終于賺了第一筆70萬元。

公司要發展,總不能一直吃前東家給的生意,柳傳志想盡辦法拓展業務。若能拿到IBM PC的代理權,則能利潤倍增。在當時,想做中國代理,首先需要獲取“進口許可證”,才有資格去談,可聯想當時不具備獲取“許可”的資格,只好謀求與有代理權的機構合作。

當時,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既是IBM的電腦客戶,也擁有代理權,柳傳志瞄上了香港中銀。

合作后來是達成了,但像許多后來揚名立萬的商業傳奇人物一樣,成功背后總有艱辛曲折故事,命運自然也不會放過柳傳志。

到最后結算利潤分成時,香港中銀比柳傳志算的金額整整少了2萬美元,那個年代,夠支付聯想全體員工一年的工資了!氣急敗壞的柳傳志趕赴當天趕赴香港,卻沒有資格過關,只好蜷縮在深圳一個8塊錢一晚的小招待所,與許多陌生人同住一晚。

當晚他滿心憤慨睡不著,爬起來給香港中銀的合作人寫信,寫自己如何被人家轟出門;一個40多歲的中年男人如何給一個小伙子拍馬屁;員工甘鴻,同樣40多歲的人,為了拿到“進口許可證”,高燒39度還從上午9點到下午5點在北京東西兩個對角跑了一天,終于拿到許可證,卻腿一軟從五樓滾到四樓;同樣是這個甘鴻,雨天要接香港來的貴賓,舍不得打車就去坐公交,卻失足掉進窖井,水沒過頭頂差點淹死……

這也是后來許多人津津樂道的故事,聯想初期員工在滂沱大雨中跑業務,掉進窖井差點淹死,那批人節衣縮食,拼死拼活的給聯想掙利潤。

不管怎樣,柳傳志在那晚把這些事一件件寫下來,妻子遠在北京,得了甲亢在醫院做手術,柳傳志也顧不上。

戲劇的是,香港中銀不相信這些故事,派人調查,竟然是真的!感嘆之余,將錢悉數付給柳傳志。

聯想初期這幫人,都靠著“奔日子”這口氣,度過了艱難的創業初期。1993年開始,中國的房地產出現高潮,資金快,中關村的企業紛紛投資房地產,柳傳志也萌生了買地想法,甚至選好了城市:煙臺、福州。

然而柳傳志和公司高層幾次開會討論后,又決定堅決不能做這件事。聯想主要研究的是高科技方面的事情,與房地產根本不是一個方向。即使一次掙了錢,但沒長本事,以后也干脆不要做。

事實證明柳傳志這個決定十分正確。沒過幾年,房地產泡沫開始破滅,許多房地產商都出現虧損,幾家中關村著名的大公司因此栽了大跟頭,甚至有人因還不起貸款而跑路。從此,柳傳志就徹底定下了一個原則:不長本事又夾雜著風險的錢堅決不賺。

3

向左,向右

時間轉眼來到1994年,這一年聯想赴港上市。對于這樣一個高光時刻,柳傳志等高層卻仍然憂心忡忡——聯想實際內外交困。

這年,國家取消高科技產品進口許可制度,大幅度下調進口電腦關稅,由200%降低到26%。這導致惠普、康柏等國際巨頭長驅殺入,聯想等民族品牌不得不硬著頭皮迎上,與其短兵相接;另一方面,聯想的長期大客戶——國內機關事業單位的采購勢頭出現疲軟。有調查數據顯示,在1989年前后,國產電腦的全國市場占有率為67%,而到1993年降到了22%,幾乎潰不成軍。

由此,聯想與國外廠商展開了四次大降價的比拼,才勉強保住利潤。

面對聯想大虧損等壓力,柳傳志因為美尼爾氏綜合征發作而住進了醫院,這種病簡單來說會在突然發病時感覺天旋地轉。他躺在病床上也沒有閑著,展開病床外交。柳傳志認為要找自身的毛病,“別管外面出了什么事,聯想要把自己的毛病看清楚。”

聯想所在的PC行業,競爭過于兇猛、制造利潤微薄,又過早在香港上市,聯想的毛病在于組織結構不合理,銷售和進口各自獨立,電腦整機的組裝銷售效率極低,也不太有條件在核心技術上進行巨額投入。

當年前阿里巴巴參謀長,現任湖畔大學教育長的曾鳴,問過柳傳志這樣一個問題:“未來聯想是想做大,還是想做強?”柳傳志猶豫半晌,回道:“還是先做大吧。

于是,在“內憂外患”中,1994年成為聯想決定走“技工茂”還是“貿工技”路線的分水嶺之年,聯想爆發了“柳倪之爭”。

紛爭起于理念不同,時任聯想總工程師倪光南要走技術研發優先之路,柳傳志卻認為應該先將資金用于擴大市場份額,增加營收。倪光南所支持的部門屢次申請研發資金,柳傳志皆未批準。

隨后倪光南多次向中科院舉報柳傳志決策獨斷專行,還有重大經濟問題。中科院在調查后認為,這是聯想領導層工作上存在的分歧,柳傳志不存在經濟問題。

病床上的柳傳志幾乎獲得一邊倒支持,聯想最終還是選擇了“貿易”—“制造”—“技術”的發展道路。

1995年6月30日,是柳傳志修正自己初心的一天,曾經要將“高科技產業化”的他決定走“貿工技”路線。聯想集團董事會召集公司200名干部開大會,宣布免去倪光南在聯想包括總工和董事的一切職務。“市場派”與“技術派”的決斗以市場派的暫時勝利結束。

1995年,聯想宣布永久廢除“總工程師”一職,與此同時,華為成立“研究部”。兩家同輩IT公司自此徹底背道而馳。

沒有了倪光南,程控交換機部門被歷史的年輪碾碎,聯想在 “貿工技”發展道路上狂奔,逐步壯大,并在2005年一舉并購了IBM的個人電腦業務。當時的電腦業巨頭宏碁,也作出了和聯想類似的選擇。

1994年,柳傳志放手一搏,任命楊元慶為聯想電腦公司總經理。在他的帶領下,當年聯想自有品牌電腦銷量躋身中國市場前三位。楊元慶也因此被譽為“銷售奇才”和“科技之星”。1998年,柳傳志在《計算機世界》上正式表明"貿工技三級跳"為聯想的戰略思想。

在此后的很多年里,聯想研發投入總和,不及華為的十分之一(聯想僅有2%的研發投入,華為長期在10%~15%左右),僅能維持傳統PC業務的升級換代,在芯片、硬盤、面板等相關領域均是一片空白。

從那年開始,背靠中科院起家的聯想,毗鄰的清華北大,對自己身后的資源選擇了放手。

多年后,柳傳志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講道:“我和任正非性格不同”,在技術攻堅中“他敢往上走”,而自己不行。

不是楊元慶

在一定歷史時期來看,柳傳志當時的決定是正確的,聯想一度成為全球PC行業的老大,而柳傳志也被譽為IT商業教父。

功成名就的他開始為退休做準備。有很長一段時間,楊元慶引領聯想集團,郭為領導神州數碼,朱立南掌控聯想投資,陳國棟主管融科智地,趙令歡執掌弘毅投資,這5個人成為聯想有名的“五大少帥”,在各自的領域中領軍一面,各領風騷。

但沒多久,五帥說法消失,接班人似乎呼之欲出。

楊元慶在29歲進入聯想,隨后逐步成為柳傳志最看好的人。2004年聯想收購IBM的歷史榮耀時刻中,楊元慶開始肩負接班重任。

2004年12月8日,收購IBM后,在柳傳志和楊元慶都在場的聯想管理團隊會議上,柳傳志宣布不再出任董事長,改任董事,楊元慶走馬上任新董事長。同時,楊元慶宣布并購后的聯想,官方語言是英語。

放任楊元慶獨自操盤后,柳傳志沒享受幾年休閑的退休時光,不得不再出山。

2008年,聯想徹底斬斷自己邊角向更遠的地方沖刺。這一年,聯想設計的祥云火炬被北京奧委會評選當選冠軍,作為奧運會全球贊助商顯得更加榮耀。同樣在這一年,聯想以1億美元的價格將聯想移動的全部股權及品牌出售給聯想控股以弘毅投資為首的私募基金。

奧運會閉幕后,那年冬天格外寒冷。聯想2008年前所未有的虧損2.26億美元,也過了一個寒冬。

寒冷沒有隨著春天的到來消退。2009年5月,聯想集團發布2008—2009財年最后一個季度的業績,該季度聯想凈虧損高達2.64億美元。

2009年9月,65歲的柳傳志不得不掛帥重征,出任聯想集團董事長。同時,柳傳志向時任聯想CEO阿梅里奧告別,對方體面的離開,楊元慶重任CEO。

2011年11月,聯想集團的成績單顯示,市場份額從2009年開始,連續8個季度保持了行業內最快的增長速度。人們不禁感嘆柳傳志“王者歸來”的雷霆手段。

不久,柳傳志二次宣布退休。

可外界普遍認為,柳傳志沒有真正離開過聯想。他始終是隨時待命的聯想救火員,確保這艘巨輪平穩向前。

柳傳志無意緊抓不放。正如劉邦打贏項羽后,曾經在朝堂上詢問臣子:“我為何能贏得天下?”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用對了人,招攬到張良、韓信、蕭何等人才為其效力,從而成就了霸業。從某個角度看,劉邦能奪得天下在于他善于且敢于放權。

從柳傳志早期培養楊元慶等人來看,他早已萌生退意,只是時機不成熟罷了。2019年5月,75歲的柳傳志再次表露退休已經提上日程,接受采訪時他說:“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只看年輕人最后做的結果,那才是一個老頭真正該做的事。”

年輕人楊元慶早期沒有辜負柳傳志的重托,自他接手電腦事業部后,聯想的營業額曾以每年100%的速度增長。可2015年,聯想再次出現巨虧,虧損金額達8.4億元。

這使楊元慶飽受詬病。早年柳傳志運用其著名的管理三法則,“搭班子、定戰略、帶隊伍”,培養出了眾多優秀高管。而楊元慶帶隊期間,聯想經歷了數輪大裁員,人數動輒上千,公司每年都會有集團副總裁以上級別高管離職。

與此同時,這名優秀的接班人也暴露了自身問題——不如柳傳志那樣擅長商場“外交”。從收購IBM將官方語言定位英語,到5G投票事件全網招黑,高管公開發言頻出車禍,楊元慶那句“我們不是一家中國公司,而是全球化的公司”,更是直接導致聯想“國牌人設大崩塌”,最后不得不由柳傳志出面發文《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才勉強平息大火。

這背后反映出的是楊元慶等管理層話語體系過于老舊,在友商雷軍自己代言宣傳自家產品,金句頻出時,楊元慶等人在互聯網時代的對外發言顯得不合時宜。

最終,柳傳志沒有選擇楊元慶,繼任者將是現任聯想控股高級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執行董事寧旻。

距離初次返場十年之際,柳傳志再次選擇在聯想業績上揚的態勢中揮別,而同歲的任正非還留在戰場上。

這一次,柳傳志能否真正揮別舞臺,答案猶未可知。

延伸 · 推薦

聯想回應柳傳志卸任天津公司法人:正常業務安排

數據顯示,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近日卸任了聯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張欣接任。上述媒體還在報道中指出:柳傳志近期卸任了多家企業高管,名下多家企業也已是注銷狀態。

對于上述消息,聯想方面今日做出回應,相關負責人向網易財經指出,聯想控股(天津)只是聯想控股的一個平臺公司。聯想控股旗下有很多子公司、平臺公司進行業務開展,也會根據業務需要進行合作、調整、清理等,上述行為企業正常的業務安排。

柳傳志卸任聯想控股(天津)法人 名下多家企業已注銷

聯想控股相關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聯想控股旗下有很多子公司、平臺公司進行業務開展,也會根據業務需要進行合作、調整、清理等,純為企業正常的業務安排。75歲的柳傳志,作為聯想集團(0992.HK)創始人,現任聯想集團名譽主席及高級顧問,聯想控股(3396.HK)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及執行董事,一舉一動引發市場關注。啟信寶顯示,9月20日,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卸任聯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一職,并不再擔任公司董事,接任公司法人代表及董事長的為深圳市瑞龍和實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張欣。

柳傳志談他的下半場:我會為十個瓶子留十一個蓋

不少長袖善舞的創業者,更喜歡十個瓶子九個蓋,甚至十個瓶子七個蓋,但柳傳志卻說,他會為十個瓶子留十一個蓋。早在2001年,柳傳志就用很決絕,也讓很多人看不太懂的方式,主動開始了自己作為企業家的下半場。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    

沈坤專線:1382523937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沈坤微信:szakun  公眾號:橫向思維(skhxsw)

電話: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友投稿請寄:[email protected]

網站編輯:沈坤

技術支持:百隆瑪網絡   

红警2共和国之辉秘籍
内蒙古11选5走势 鸿满仓配资 一上海快三 东软集团股吧 琼崖海南麻将从哪下 欢乐真人麻将360版 贵州麻将下载 棋牌大厅游戏 手机二人麻将技巧 股票融资融券业务 2019十大股票推荐 江苏快三快三一定牛 专业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 nba比赛 今日股票推荐今日股票推荐黑马